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 丨
English

语言所许长江:漫笔珠海


2018年09月07日 09:02    来 源:《社科院专刊》2018年9月7日总第451期     作者:语言所许长江

  700多年前,宋元两军对决于珠海西面的崖山,宋完败,丞相背负幼主在此投海,赵家300余年的江山断了香火,龙脉不延,白云苍狗,龙庭易主,如今已是一段遥远的掌故。

  珠海曾是香山县(中山县)的一个渔村,人口少,经济不发达,人们很随意地往返于仅一水之隔的澳门,并无出入关口的概念。那时交通不便,商品流通的渠道和方式不像现在这样便捷与多样化,日常生活用品的买卖,多是靠做小本生意的人挑着担子“跑单帮”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“倒儿爷”,他们蹚过清澈的界河去对岸的葡属澳门贩回货物赚取两地差价。

  解放初期有了关口意识,因往返两地的人不多,也只是在口岸处摆张桌子,后面坐着公安人员为往返的人们办理通关手续。20世纪50年代中期,珠海成为边防区,开始向本地人发放边防居民证,并在上涌和下栅设立边防检查站,以控制人口流动。直到2004年底前,非本地人员进入珠海都必须办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边境管理区通行证》。那时,车开到边防检查站,边检人员随即登车逐一查验所有人员的通行证,没有或过期的必须下车补办。

  澳门在明朝时称“蚝镜”(濠镜),自1553年(明嘉靖三十二年)至1999年的400多年里,一直为葡萄牙人占据。澳门,在葡萄牙语中被叫作“Macau”,既非音译也非意译,为什么呢?坊间除“妈祖阁”说外,另有一解:明嘉靖后期,葡萄牙人登岸澳门,见一村夫,便用葡语叽哩哇啦地问这里是什么地方?村夫当然听不懂,又见这些人长相怪异、穿戴服饰与己不同,便反问:“咩鬼?”粤语中的“咩”在这里不是象声词,而是疑问代词“什么”的意思,就是问:你们这些都是什么鬼(什么人)?葡萄牙人自然也听不懂,就又问,村夫回问还是“咩鬼”,因无通事(翻译),双方谁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。葡萄牙人因反复询问后得到的“回答”都一样,便认为这个地方就叫“咩鬼”,葡语发音就是“Macau”,于是这个与信达雅根本不沾边儿的译名就这样被叫开并流传至今。端的如何,未作探究。在近200年后的1751年(清乾隆十六年),官府刊行介绍澳门历史地理的专书《澳门纪略》,也没能把葡萄牙人的习惯给改过来。

  历史形成了珠海特殊的地理位置,现在拱北口岸每日通关人数居全国之首,且“行情”连年看涨。它与澳门的关闸口岸陆路相连,1999年澳门特别行政区成立后,“一国两制”的特点在这里体现得很是明显,拱北口岸道路宽阔,商场、酒店等新建筑鳞次栉比,尤其是在暮色降临沿街霓虹灯初亮时,闪烁的灯光与红色的晚霞共长天一色,很是夺目。而澳门关闸口岸则显得路窄楼旧,公交场站依然是几十年前的样子,但中心区域里的酒店、购物中心、写字楼等的内外装潢则相当豪华,商品种类及陈列布局极具现代气息,仔细观察,不时还可见到外籍相貌的门童、酒保、公交车调度员等人的身影。从长相装束看,他们中有些是来自南亚或东南亚国家,依稀可辨葡属殖民时期的色彩。

  在与澳门本地人闲聊时,发现他们不仅很清楚内地惩治腐败的力度,而且更知晓贪腐官员在澳门案发时的具体情况,其视角给人一种墙外看墙内的另类感受。

  “十里不同音,百里不同俗”。珠海本地人说的中山话与广州话同属广府粤语,称为白话,但二者在用词、字音、语调等方面有差异,比如“吃饭”,中山翠微话叫“ya(压)饭”,广州话则是类似“se(色)饭”,这就像京郊区县话之于北京话一样。如,房山坨里话“底坎儿”,北京话就是“下边儿”。历史上珠海(中山)地区的方言现象较为复杂,除广府话外,还有闽南话、客家话,乃至潮州话等,非专门研究方言者难以说清一二。

  20世纪50年代前期,随着部队驻防和随军家属等非粤籍人员的到来,珠海开始出现北方方音,推广普通话以来尤其是成为特区后,外地人不断大量涌入,逐渐改变了这里的人口属地性质,现在本地人虽仍以说广府粤语为主,但普通话早已普及,相互间交流毫无问题。

  近40年来,珠海发展很快,早已是粤南的一颗明珠,尤其是近年来城市面貌大为改观,人们的居住条件与生活环境得到极大改善,如2017年启动的翠微村改建工程,2018年出台的《关于实施“珠海英才计划”加快集聚新时代创新创业人才的若干措施(试行)》等,可谓眼光超前,后劲十足。

  珠海是一座宜居的城市,四季水秀山明,空气清新,街上的车辆和行人节奏舒缓悠然,不似大都市那般喧嚣于匆匆。饮早茶是广东饮食文化的传统风俗,珠海自然也不例外,一家人或亲朋好友其乐融融入座酒楼后,先饮茶,再挑选巡回食品车里提供的虾饺等各类玲珑精致、地方特色鲜明的小吃慢慢品尝。说是早茶,却与北方的早点不是一回事,它实际上含有商业运作性质,可以一直吃到中午,一些生意人经常在餐桌上就能把买卖搞定。

  岭南风情孕育了南国韵味十足的广府地域文化,如悦耳动听的丝竹弦曲《汉宫秋月》《雨打芭蕉》、每年春晚结束时响起的《步步高》等广东音乐已是国家级“非遗”;独特的中山黄圃赛龙舟(扒龙船);粤语童谣等。其中,经典的儿歌有:“团团转,菊花园,炒米饼,糯米团,阿公叫我睇龙船,我唔睇,睇鸡仔,鸡仔大,攞去卖,卖得几多银?卖咗三百银……”用普通话说并无新奇之处,而用粤语则朗朗上口,既有韵味又有节奏感,从内容上看还有经济意识。

  
责任编辑:王宁

本网电话:010-85886809 地址: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:100732

版权所有: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